新闻中心

《陆家嘴》杂志刊登TSF资本专访:“中国母基金范本”

发布日期:2014-3-7 浏览次数:4318

中国母基金范本

TSF资本深耕西部。

 

 

“TSF资本通过政府平台,嫁接母基金优势,把市场资源整体盘活了。”TSF资本(通盛时富)董事长朱阳接受《陆家嘴》杂志专访时如是说。

 

作为一家专业的PE Fund of Funds(母基金)管理公司,TSF资本专注于私募股权母基金领域,是国内首家市场化运作的省级政府引导FOF委托管理机构,目前管理着8只基金、22亿资产。

 

贵州是TSF资本的第一块“试验田”,他们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融合政府、产业、基金三方,在整合中创造价值,而未来,TSF的做法有望在更多地区推行。

 

第一个“试验田”

 

“政府和市场彼此之间缺的最后一公里,我们把它补上。”朱阳说道。

 

TSF资本成立于2009年,是中国第一代股权投资PE FOF基金。所谓PE FOF,就是通过对私募股权基金(PE)进行投资,从而对PE投资的项目公司进行间接投资的基金,这种模式最早起源于美国,在亚洲则是近十几年随着资本市 场的发展而逐渐兴起,在中国尚属新鲜事物,TSF资本则是开创了政府母基金全市场化委托管理的先河。

 

“别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主要都是以政府平台管理为主,而由我们市场化企业来管理省级政府母基金,这是全国第一家。”朱阳说。2012年5月,贵州省开始起步设立省级政府创业引导基金。贵州省发改委下属创业投资促进中心代表贵州省政府作为全额出资人,成立创投引导母基金,总规模6亿元人民币,用于引进社会资本促进发展贵州当地产业。

 

经过前期与贵州省政府相关部门的不断沟通,以及之后方案设计、招标、考核、评选等各个环节的激烈角逐,最终贵州省确定委托TSF资本为母基金的管理方,首批启动规模为2亿元,分3年,共6亿元人民币。

 

贵州是TSF资本的第一个“试验田”。为了深入了解当地的资源禀赋,梳理调配地方资源,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几个合伙人跟着政府工作人员走遍了贵州当地大多数的县市去看企业、看项目。

 

TSF资本合伙人林憬怡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记者:“最初到贵州时,觉得沟通成本会比较高,但贵州各级政府非常愿意听取TSF资本的建议,乐于接受新的思维和观点,所以工作开展得很快。”

 

2014年1月14日,对于林憬怡和TSF资本都是重要的一天。贵州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当日开张,编号为001的好一多乳业成为该中心首只挂牌公 司,贵州创业引导基金出资的子基金得天金信创投基金受让好一多股权签约仪式也在当日简朴而热烈地举行了。而林憬怡正是引进得天金信基金并协助其完成了项目 考察及论证并完成最终投资的操盘手,他带来了以香港管理团队为GP的得天金信基金入驻贵州,也带来了温氏投资等一批行业实力投资机构投资贵州,这一切发生 在短短的九个月内!

 

林憬怡同时指出,贵州省目前注册在案的股权投资机构不超过100家,而且大部分只是注册,没有大规模的运营活动。贵州的股权投资市场是偏弱的,政府也希望引导基金助推地方产业的同时,带动贵州股权投资市场的发展。

 

资本撬动产业升级

 

在管理贵州省政府引导基金的不足一年时间里,TSF资本已吸引8家基金落户贵州,启动投资,而这仅仅是第一步。TSF希望通过市场化运作,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配置的优势,以推动地方政府所冀望的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

 

近年来,地方政府对于建立引导基金越来越重视,但一些地方政府苦恼于引导基金难以充分发挥期望中的引导作用。TSF资本合伙人、投资总监谢海麟认 为,政府引导基金应该充分和市场机制相结合,在母基金层面充分市场化,推动其积极引导真正的创业投资基金和天使投资基金加入,加强企业的核心创新能力。同 时积极推动创业企业尽快缩短“创业到产业”之路,如上述的全程帮助企业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挂牌上市,使得子基金的投资得以退出,如此才能良性往复循环。

 

同时,在谢海麟看来,将产业引进和升级与资本推动相结合,比如抓住东部地区的产业和企业向西部地区转移的机遇,帮助地方政府主动引进相对先进产业,也引入先进的管理理念和运营经验,是非常有现实价值的。

 

从TSF资本贵州运营的经验看,其所管理的母基金与其他PE/VC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大都热衷于寻找当地值得投资的成熟项目,不愿去做早期产业扶 持,而TSF资本将38只子基金带到贵州,除了政府引导基金给子基金的投资配比扶持外,还不断向这些子基金提供很多TSF资本从外省引进和迁移的项目,以 及挖掘的当地潜力项目。

 

谢海麟举了一个例子:由于贵州当地中药材产业比较发达,TSF资本为贵州引进的一只擅长运作现代医疗和教育的外资基金,着力整合贵州本地中药材市 场。按照过去的模式,贵州发展中药材主要是先规模化种植,然后统一采购、初级加工后统一销售到全国。这家子基金在相中当地目标企业后,则直接把国外成熟的 商业模式引入,种植研发的方向就不再是对接内地销售点,而是直接对接港台和东南亚的高端养生服务市场,将中药产业与服务业相结合了起来。

 

除了对传统产业的升级,TSF资本还积极帮助贵州省引入“从无到有”的新兴产业,如沿海的互联网创业企业,并通过这些新产业为当地人才提供工作平台,实现了将“人才留在贵州”的长期地方发展战略。

 

复制贵州模式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有些地方政府的引导基金对产业引导和拉动作用不如预期大,根本原因是——政府机构对不同能力的PE/VC不够熟悉,而PE/VC对当地的潜力产业和企业缺乏深入了解。

 

“对于专业的商业模式和技术,PE/VC更懂。”谢海麟说,“西部地区适合引进哪些东南沿海的项目和国外的商业模式,投资机构更清楚。但是,投资机 构的实地考察找项目效率往往是非常低的,很多机构到了当地短时间里是无法真正了解好项目的。同时,政府对不同投资机构的背景和能力缺乏一一了解。最后造成 的结果是,政府认为好的企业与PE认为有投资价值的企业是错配的。”

 

TSF资本正是将母基金、政府资源、产业潜力几个要素相结合,做政府、企业和投资人三方的“红娘”,让市场资源达到最合理的配置,并以此推动地方的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

 

TSF资本在贵州深耕,深入了解的贵州本地企业比其他的投资机构都要多,而作为一家投资机构,其对每家企业的投资价值的判断也更加准确。为了深入了 解贵州省的产业结构和当地企业,TSF资本团队跑遍了贵州省88个县市,来深入了解各地不同的资源禀赋,相关的负责合伙人每个月的一半时间都待在贵阳。

 

朱阳总结说,“我们既了解政府的需求,也了解投资机构的能力和专长,更了解企业的投资价值,这样的市场资源配置和整合,效果是相当明显的。”

 

TSF贵州母基金模式的成功已得到了正谋划经济结构转型的各地政府高度重视,进入新年,陕西、江苏和上海等地区的大量政府机构纷至沓来,与TSF商谈合作事宜,贵州母基金模式有望遍地开花。


 

(编辑:张昕)

相关文章

·TSF资本合伙人宋斌应邀出席第六届全球PE北京论坛 倡议
·TSF资本合伙人宋斌应邀出席2014中英中小企业发展论坛
·TSF资本会同组织投资机构贵州考察行并参加2014贵州财
·TSF资本成为中国创投专业委员会理事单位
·TSF资本组织召开贵州省投资机构座谈会以及企业对接交流会
·TSF资本合伙人宋斌应邀出席2014陆家嘴金融创新全球峰
·TSF资本成为上海义乌商会副会长单位
·通盛时富出席中国财富管理 50 人论坛
·创新母基金市场化专业管理,引导金融协同支持产业发展
·通盛时富荣获CLPA评选“2016-2017年度基金中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