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中央定调!国内大循环带来投资新机遇!

发布日期:2020-07-31 浏览次数:34

  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累计确诊病例数超1500万,累计死亡数超过60万,世界经济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供给侧和需求端的双向冲击,全球市场需求疲软成为既成事实。

  严重的经济衰退一方面迫使以美联储为代表的海外央行加大放水,另一方面,疫情防控不力+经济衰退+社会内部矛盾激化,从20世纪90年代开启的全球化正面临中断,逆全球化迹象越来越明显。

  在这样的全球宏观背景下,中国经济新命题逐渐浮上水面。


  中央定调:国内大循环

  重塑发展新格局


  两会期间,中央首次提出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7月21日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中央再次强调:“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其中明确,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国内大循环”注定将成为年度热词。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国内大循环晋升新命题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认为,这是我国基于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作出的一个重要决策,也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经济的新命题。

  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



  “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经济新格局,不能简单理解成国外市场到国内市场的平移,而应理解为对原有经济结构的优化。出口过去是拉动中国的三驾马车之一,但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培育壮大国内市场是我国经济转型的必经之路。

  当前,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和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大背景下,形势越困难,就越是要保持开放、扩大开放,在变局中开新局。新形势下,要重点抓好“激发进口潜力”、“持续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推动多边双边合作深入发展”这五件大事,以高水平开放助推国内国际双循环。



  国内大循环要靠

  创新驱动、内需拉动


  打造“国内大循环”的直接原因是,疫情持续扩散、外需低迷、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逆全球化加剧,要发展国内经济,必须强化内需;根本原因则是,我国经济正面临转型升级,正在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高质量发展阶段,还是依赖外需和投资两架马车是不行的,必须发展完整的国家内需体系。

  一方面,要着力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各个环节,完善国内需求体系、供应链体系,充分发挥国内需求潜力,同时以满足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另一方面,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深化对外开放,使得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地联通、促进。



  发展国内大循环,关键在于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

  在生产端,国内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逐渐积累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供应链体系。同时,人口红利逐渐转化为工程师红利,也推动国内产业从劳动密集型转向创新驱动型。在消费端,中国拥有14亿人口,其中有4亿中等收入群体,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

  未来,我们要把内需和出口放在同等重要位置,把投资和创新放在同等重要位置,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实现从投资驱动、出口拉动到创新驱动、内需拉动的动能转换。


  国内大循环下的投资方向


  通盛时富TSF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率先走出疫情阴影,国内大循环的命题将继续创造新的投资机遇。

  消费内循环——万亿回流资金的力量。

  消费在经济中的占比开始提升,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激发新消费需求。消费品、服务消费很可能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比如,海南的离岛免税政策就是一个典型案例,通过政策将以前在国外的消费留在国内。餐饮旅游、航空影视都或许都将会有政策出台。



  由于疫情影响,我国海外消费回流金额将达万亿。其次,国内巨大的消费潜力还未完全释放,未来以民族品牌为代表的消费品将强势崛起。因此,国内的消费行业依托巨大的市场需求,后续发展潜力值得期待。


  科技内循环——国产替代刻不容缓。


  近年来,逆全球化趋势显现,美国悍然发动贸易战,尤其指向中国高科技领域,接连制裁中兴、华为以及其它高科技企业、高校,企图遏制中国的产业升级。在此背景下,核心技术国产化成为必然,打造科技领域的内循环刻不容缓。贸易战带来进口依赖领域的供给端风险的同时,也为加速国产替代留出了时间窗口。5G基础设施、信息化应用创新、医疗信息化等国产替代及战略新兴领域有望诞生更多新的投资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