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行业观察 | 地摊经济:摆摊一哄而起,收摊一地鸡毛?

发布日期:2020-06-17 浏览次数:32

  2020年的两会让离婚降了温,却为地摊点了把火。

  近两周,在被总理点名夸赞之后,地摊经济成了全民关注的热闹景象,并俨然成为淘宝、微商、直播带货、网红经济后的又一个风口。越来越多的城市积极规划摊点摊位,以此来增加就业机会和居民收入。股票市场也同样反响热烈,地摊概念股连续大涨,甚至一飞冲天。


  一盆冷水终究还是浇了下来。

  北京日报评论,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央视新闻客户端发布热评文章,题为《“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

地摊经济给城市增添了烟火气,成为了活跃市场经济、协调政府市民关系、为大城市增光添彩的“灵丹妙药”,为何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却明确表示地摊经济不适合它们呢?事实上,除了促进就业和收入之外,地摊经济对城市街头公共空间治理还有着重要影响。


  地摊:被抛弃的古老商业形态


  回顾建国后地摊发展的历史,不难发现,地摊是最早的城市和农村市场形态。在80年代,地摊更是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的第一种大众参与的商业形态。


  随着行业市场结构日趋完备,越来越多的经营者选择固定场所“落脚”。这种固定场所往往具备良好的基础设施,给顾客以“安全感”,同时兼顾了经营的持续稳定。


  再后来,政府决定将经营场所纳入工商注册的必要条件之一,包括个体经营者都被要求要有一个固定的经营场所。流动摊贩变为“无照经营”的代名词。这种“古老”的商业形态终被城镇化与市场经济“抛弃”。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居民消费需求骤降,地方经济压力山大。政府坐不住了。


  今年3月份,内陆部分省市开始探索性地放开城管对地摊的限制(当然是有区域划定的),而后不少城市跟进;5月份两会前后,国务院出台《关于应对新冠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措施的实施意见》,提出“合理设定无固定经营场所摊贩管理模式,预留自由市场、摊贩群等经营网点”的指导意见;同时,国家文明办也跟着在2020年度的国家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明确“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考核内容”。


  地摊经济似乎显现出“复苏”的曙光。


  地摊重现江湖:活力还是破坏力?


  随着五菱“神车”港股暴涨,地摊经济概念被全面引燃。同时,中央下达“支持”文件,全国60个地方政府也都出台文件划定“地摊区域”,更使得地摊经济一时成为经济复苏、释放市场活力的代名词。


  适度放开地摊模式管制,允许一部分产品进入地摊渠道,的确有助于活跃区域市场经济。大批待业、失业、创业“老中青年”可以迅速变身摊主,以极低成本跻身市场。地摊之活力,一言以蔽之:降低市场进入壁垒。


  然而,活力有多么膨胀,破坏力就有多么嚣张。





  首先,低(零)成本进入市场的地摊商贩进一步拉低了终端零售价。在疫情冲击下,一般零售商品制造企业本来就“人生艰难”,地摊经济的出现更让他们雪上加霜。对于有品牌、有正规渠道的制造企业而言,他们的存量市场被乱流干扰了。


  其次,在无序价格竞争下,劣币驱逐良币几乎成为必然,价廉质劣商品将横行市场。


  再次,地摊经营方式必然引起区域内的同质化竞争。地摊经济“从天而降”,社会经过长期互动形成的分利秩序被“一掌”打回“解放前”。


  还有,跟正牌厂家一样损失真金白银的,还有国家税收。很简单,路边摊因为流动性强,对其收税基本是不可能的。


  最后,虽然不用交税,可是摊主真的不用付出任何成本吗?显然不是的。在利益面前,摊主自然需要争抢更有利润的摊位及产品。没有规范的市场行为很难依靠道德约束,抢好的位置、甚至抢好卖的产品,并不准别人在自己附近卖同质化的产品……夜市变成“黑市”并非不可能。交易费用并不是行政文件说削减就可以削减的,它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


  让我们仔细回顾下,国务院和文明办的文件初衷并不是鼓励全民摆地摊,而是放开了那些原有经营场所对合法合规的经营者的制约。说穿了,中央的文件只是在稳步推进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开放,推进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公共服务职能转变,并没有明文号召和鼓励摆地摊。


   股价飞升过后,一地鸡毛将如何落下?


  地摊概念爆火,一批A股上市公司也跟着产生了股价的强烈波动。茂业商业(600828)、小商品城(600415)等“伪概念股”连续涨停,尽管这些公司第一时间出面澄清自己没有任何地摊业务,市场仍然继续借机炒作。沉寂已久的五菱凭借地摊专供车——“翼开启”售货车,股价更是从0.2元港币冲到最高0.74元港币,三天涨幅达到370%。


  不过,随着官媒给地摊经济逐步降温,地摊概念股也随之在二级市场熄火。相应概念股全体高位调整,集体扑街。


  我们认为,地摊概念不同于网红经济,很难有持续行情。


  地摊经济不是新事物,只是特殊环境下的特殊应对。网红经济则是“根正苗红”的新鲜事物,有想象空间,能够创造的价值也很大,比如李佳琦、薇娅等创造出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利润。地摊经济显然不具备这个潜力,只能解决一些就业问题,但是地摊摆得多了,利润也就稀释了,赚钱效应就没那么好了。


  放弃对概念的跟风炒作,沉下心专注对商业运行规律和企业经营本身的研究,才是长期的生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