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蚂蚁冤吗?

发布日期:2020-12-25 浏览次数:294

11月2日,银保监会和央行共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里面有一条直接关系到蚂蚁集团主营业务: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意见稿还对网络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上限划定红线。


过去蚂蚁集团将自己往科技公司上推,存在监管套利。随着监管对金融科技认识的深化,监管的篱笆在扎紧。金融科技本质上是一种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活动。无论叫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始终不能忘记金融属性,不能违背金融运行的基本规律,更不存在法外之地。



蚂蚁集团IPO紧急叫停:

合规合法


如果按上市前的定价,蚂蚁集团市值将达到3130亿美元。但是一旦上市之后,公司的财务模型、商业模式却需要重新拟定。

11月3日晚间,上交所公告称,由于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决定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并要求公司及保荐人依照规定作出公告,说明重大事项相关情况。一小时后,蚂蚁集团亦于港交所发布公告,暂停公司H股上市。

蚂蚁集团“监管环境”的变化,主要源自于11月2日的四部委联合约谈。当日晚间,证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做了监管约谈。

法律依据也很清楚: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六条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条等规定,并征询保荐机构的意见。具体条文如下:

一是,股票发行上市交易前,发生重大事项的,发行人及其保荐人应当及时向交易所报告,并按要求更新发行上市申请文件;发行人的保荐人、证券服务机构应当持续履行尽职调查职责,并向交易所提交专项核查意见。

二是,上市委审议后至股票上市交易前,发生重大事项,对发行人是否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产生重大影响的,交易所的发行上市审核机构经重新审核后决定是否重新提交上市委审议;重新提交上市委审议的,应当向证监会报告。

三是,证监会作出注册决定后至股票上市交易前,发生重大事项,可能导致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的,发行人应当暂停发行;已经发行的,暂缓上市;交易所发现发行人存在上述情形的,有权要求发行人暂缓上市。

仓促上市,不如将重大事项解决好之后稳妥上市,这样对企业发展更加有利。提前将监管风险、市场风险彻底消化,这样反而有助于提升公司透明度、公信力。同时,也会提升投资者信心,形成投资者友好型上市公司。


蚂蚁集团是怎么赚钱的?


蚂蚁最令投资者心动的,是其在商业模式上展现的颠覆性。在支付宝平台内,用户除了可以完成支付,还可以购买超过6000种理财产品、超过2000种保险。

凭借支付宝高达7.11亿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蚂蚁集团还成为了中国目前最大的微贷平台(包括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截至2020年6月30日,由蚂蚁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万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0.42万亿元。与之相比,中国市值最大的工商银行同期在中国境内发放的普惠贷款仅增加了1684亿元。

在2017年之前,这些业务主要由蚂蚁自营完成,比如在对营收贡献最大的微贷业务中,蚂蚁于2014年分别在重庆设立了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花呗”主体),以及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呗”主体),通过阿里系的自有资金向消费者及小微商家放贷。

但这些资金并不足以满足越来越大的市场需求。2017年年中,蚂蚁也开始引入第三方银行作为新的贷款方。根据财新报道,蚂蚁集团会为合作方提供蚂蚁风控初筛后的白名单,先从全体用户中筛选出3亿至4亿的“白名单”用户,然后合作银行根据自身风控标准做“二次筛选”。最终,银行会从中挑选不到50%的蚂蚁用户成为自己的贷款客户,而蚂蚁从这种订单撮合中收取名为“技术服务费”的息差。截至2020年6月,蚂蚁纳入合作名单的银行数量达到100家左右。

蚂蚁的放贷规模和营收规模因此迅速膨胀。2017年至2019年间,蚂蚁通过放贷产生的利息收入从161.87亿元扩大至418.85亿元,增长了近1.6倍,帮助蚂蚁更换了增长引擎。2019年,以微贷为主的数字金融板块为蚂蚁贡献了56.2%的营收,首次超过支付手续费(43.03%),成为蚂蚁最大的收入来源。

蚂蚁的理财和保险板块经历了同样的模式转变和规模膨胀。比如2013年出现的“余额宝”,最初是由蚂蚁与天弘基金独家合作运营的货币基金;等到2017年6月,蚂蚁先引入博时等第三方货币基金作为余额宝的“服务方”,半个月后又上线内容形态的“财富号”,向基金公司、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全面开放。经此两项开放行动,蚂蚁基金业务2017年的营收较2016年增加了176%。


未来蚂蚁将怎么做?


从蚂蚁集团宣布暂缓上市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概一个月时间。

12月15日,2020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在北京召开。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出席了此次论坛,并发表了题为“金融科技的责任与担当”的主旨演讲。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后首次发声。

井贤栋表示:“这一个多月来,我们在监管的指导下全力做好暂缓上市的善后工作。最近,蚂蚁集团全体正在认真学习‘十四五’规划建议和中央一系列关于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发展的政策精神,对照监管部门的要求,照镜子、找不足、做体检,积极配合监管,进一步落实监管要求。社会上近期对蚂蚁的建议、期待包括各种批评很多,这些都是蚂蚁宝贵的财富,我们用心聆听,认真进行全面的自审。”

井贤栋表示,已经深刻认识到,维护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是金融领域一切创新和发展的前提,蚂蚁服务着众多的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在维护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上,更应该提高安全水位,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规范要求自己。

为此,井贤栋在会上介绍了蚂蚁金服近期的学习思考和下一步的规划:

第一、遵从监管是金融科技行得稳、走得远的保障;第二、守住金融科技的风险底线,守护金融安全的生命线;第三、全力聚焦小微,更普、更惠地服务实体经济;第四、加大科技创新,弥合数字鸿沟,承担更大责任。

金融安全是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井贤栋表示:“我们深刻认识到,维护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是金融领域的一切创新和发展的前提,蚂蚁服务着众多的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在维护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上,更应该提高安全水位,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规范要求自己。我们给自己定了三个要求。”

具体来看:一是深化认识安全和发展、系统安全与个体安全的关系。没有安全保障,就谈不上创新和发展;没有国家金融系统和整个金融行业的安全,就不可能有企业个体的安全。

二是不断完善公司治理,确保有效的公司治理架构,明确职责,强化机制,完善制度。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信息披露、提升透明度,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真正让大家看得见、看得透、可预期。

三是将全面风险治理贯彻到每一项业务之中,不但确保自身的每一项业务接受安全和风险体检,而且进一步规范金融合作,加强和合作伙伴的联防联控,共同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


网传蚂蚁集团上市或将

推迟至2022年


据网易财经援引外媒报道,随着中国对金融科技行业的监管规则进行大幅调整,蚂蚁集团在2021年重启IPO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小。

由于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一些规则还没有制定出来,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可能要推迟至2022年才能完成。

蚂蚁集团需要为其两个小额贷款平台——花呗和借呗——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新牌照。知情人士称,银保监会将限制在全国范围内运营的小额贷款平台数量,不大可能会批准向蚂蚁集团发放两个牌照。

鉴于蚂蚁集团的业务横跨了两个以上的金融领域,蚂蚁集团还需要另外向央行申请金融控股公司牌照。


蚂蚁集团被监管二次约谈


据央行12月24日消息,国家金融管理四部门将于近日再次约谈蚂蚁集团。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将督促指导蚂蚁集团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落实金融监管、公平竞争和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等要求,规范金融业务经营与发展。

蚂蚁集团回应称:今日收到监管部门的约谈通知,将认真学习和严格遵从监管部门的要求,不折不扣地做好相关工作的落实。

蚂蚁集团最近进行了诸多业务调整。在近期下架了支付宝平台上的银行存储业务,这也是根据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存款业务的规范要求进行的操作,蚂蚁集团正在对各项业务积极整改。

同一日,市场监管总局也发布通报,将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截至24日上午九点,阿里巴巴美股盘后跳水已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