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GME史诗级大逼空:散户的狂欢还是机构的阴谋?

发布日期:2021-02-04 浏览次数:217

最近最热闹的大瓜在我们的对岸——美国股市的GME事件。“美股散户暴打华尔街大佬”、“韭菜大起义”、“世界首富马斯克在线吃瓜”、“小散户暴赚1.1亿”的故事让无数吃瓜群众大呼过瘾。



GME:年度吃瓜大戏是如何上演的?


Gamestop是一家传统的游戏连锁店(类似卖游戏的超市),2020年因为疫情以及自身模式受到互联网冲击的原因,前9个月亏损了2.8亿美元。

华尔街也将其作为猎杀对象,2020年GME流通股做空率高达97.75%,事件爆发前甚至达到140%。但这只股票的价格并未按照空头们的预想一路向南,反而在2020年8月末开始飙升。

GME起死回生,对空头来说意味着大量的损失。但空头们并未就此停住,这成了噩梦的前奏。在这场较量中,成为GME所有空头们梦魇的,是WSB组织的成员。WSB,全称WallStreetBets,意为“华尔街赌场”。WSB组织的成员,正是在GME起死回生这段时间买入了这支股票。

GME是WSB里的明星股。作为老一辈玩家心中的“圣地”,GME对WSB成员有着不少情怀加分。这群热衷于高度投机的杠杆式期权交易、较少在意风险管理的散户,坚信这只股票很有前途。他们认为“一旦上涨,前期低到尘埃的股价和空头的做空率,势必会成为世界最强发动机,载着自己一路飞上火星!”

而2021年1月11日,前全美知名宠物电商Chewy的创始人Ryan Cohen进入GME董事会的举动,更让散户们觉得有故事可讲。Ryan Cohen在2020年相继大量购入GME股票,成为GME第二大股东。同时,Ryan Cohen还是苹果持股最多的个人投资者。这样的背景无疑给了散户们更多的信心。

1月19日,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Research)在推特上评价此事件,称将在直播中告诉大家GME股价只值20美元的5个理由。此时的股价还稳在40美元左右。随后几天,股价并未如他们期待的那样大跌,于是香橼在22日再次发布推特,称官方推特遭到大量黑客攻击,但仍坚持GME将会跌至20美元,买家请后果自负。


这一消息的发布,彻底激怒了散户,所有人开启疯狂买入模式,有些学生甚至拿了自己的学生贷款去买股票。这一行为直接造成了Gamestop股票的疯狂上涨,一周内最高涨了10倍。

受美国散户影响,全球其他散户们也摩拳擦掌要跟空头机构大干一场。WSB上一众股票的轧空效应,迅速从美股蔓延到全球其他股市以及商品市场。数字货币狗狗币(Dogecoin)成为散户的新目标,1月28日盘中拉升130%以上。同时,空头聚集的白银也被瞄准,势要将白银价格从25美元也拉到1000美元上,白银ETF SLV在1月28日早上也一度上涨超过6%。

29日美股盘前,做空GME的机构香橼在推特上宣布:“在专注卖空研究20年之后,停止做空研究,将专注于为散户投资者提供长期的多头交易机会。”

本周二,美股三大指数迎来大涨,不过前段时间散户追捧的股票却全线重挫。

GME盘中不止一次触发熔断,早盘跌幅曾达67%,收跌60%,报90美元,创上市近19年来最大单日跌幅。这一收盘价也较其上周创下的483美元高点跌了81%。


GME的大轧空(Short Squeeze)是怎么发生的?



股民在美国的券商开户买卖股票,往往并不需要手续费。众所周知,券商是靠收取股民的手续费生存的,为啥美国的券商敢这么干呢?

这就要和美国股市存在做空机制说起。

一般而言,在美国敢不收股民手续费的券商一般都会在股民开户的时候,让股民签一些协议书,协议书里面一般有一条允许券商借出股民股票的特殊抵押条款,即Hypothecation agreement。这是什么意思呢?

做空机制要建立起来,首先是要允许做空者能借到股票,而券商必须成为最大的借出股票的一方才行,也就是说券商需要成为给做空机构提供股票的提供方。而券商如果自己拿真金白银去先囤积股票,那肯定是非常不明智的。券商如何才能以最低成本获得股票呢?答案就是让股民接受特殊抵押条款,即允许券商把股民的股票借出去,而之所以股民愿意(让券商借出股票),是因为看上了“免佣金”这一好处。

当然,券商借出股票,也不是白借的,做空者向券商借股票是有手续费的,而且这个手续费一般还不低,虽然是按年化利率公布,却是按天收费。

GME被散户“拯救”,散户(以及做多机构)敢大胆联合起来胖揍做空机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GME的做空比例过高,最高的时候达到138%。做空比率(short interest)的公式是“卖空的股票数量/流通股”,一般而言20%-40%就已不正常,也就是说,市场上流通的股票放在不同的券商处,而所有的券商加起来把大概20-40%的流通股借出去给做空者拿去做空了,但这在理论上还算是合理的。

但是,怎么就出现超过100%了呢?

其实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股票被反复借出去了。做空机构和券商联手,彻底透支了已有的“流通股”,或者说提前透支了股票的所有价值。


散户赢了吗?




事实上,散户即使在短时间内进行一致性的操作,也很难形成市场的趋势,更难以长时间拉高股价,迫使空头机构离场。主要原因有如下几个:

1. 要做到较长时间的大范围拉高股价,必须要有大量的资金持续推高。这种短时间大量资金的持续注入,只有机构投资者有实力做到,股市散户由于人员分散并且资金量有限,很难短时间内聚集大量的资金来推高股价。

2. 散户由于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分析和判断能力有很大差别,很难在短时间内对股价趋势做出一致判断,很难达成共识,即便进行一致操作使股价推升,后续也会很快形成意见分歧,进而进行不同的操作。

3. 大量的散户在获得一定量收益后往往就会出现见好就收的思维,抛出手中的股票,很难促使股价在短时间内急剧拉高。

由此可见,在这场“多空大战”中,无论谁输谁赢,胜利都属于机构。它们以复杂的交易策略在股票现货与期权市场两侧同时交易,在对冲风险的同时锁定了收益。闻风而动的散户或许在短时间内收获了一场狂欢,但若没有及时抽身,很可能并不能获得多少收益。

Bloomberg的报道为这些推测提供了佐证:Citadel的交易数据显示,上周散户在周一净买入,后三天则是净卖出。Citadel是第一大散户交易做市商,从其提供的数据可以推导整个散户群体阵营已经分裂;另一股买入力量,大概率是可以直连交易所的机构投资者,包括对冲基金、高频和自营交易公司。